红树林 我用青春与你做伴(保护区里的年轻人⑨)

  何韬在滩涂上开展日常鸟类监测。
  官东勇摄(人民视觉)

  核心阅读

  红树林被称为“海岸卫士”,是沿海地区防风减灾的自然屏障。在广东湛江红树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一拨拨年轻人来到这里,他们有的英语流利,有的能玩转精密仪器,有的善于琢磨自然教育,在他们的努力下,红树林保护得越来越好。

  

  一个自然保护区招聘,除了专业对口,一个硬性条件是英语要好,听着有点稀奇。

  2002年,广东湛江红树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到一所高校招录大学生就提了这么个要求。前去打听的学生也纳闷,跟树木打交道还要学英语,说给谁听?坚持学了四年英语的学生张苇,觉得有意思,于是递交了申请。流利的口语打动了面试官,她如愿被保护区管理局录取。

  在广东湛江红树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记者见到了“80后”张苇,如今,张苇已经从20岁出头的小姑娘,成为红树林保护的行家里手。眼前这个海岸上礁石满布、沙滩细软、红树林繁盛的保护区,因为有了张苇这样一代代年轻人的到来,呈现出勃勃生机。

  “我们守护的不仅是一片树木,还是整个生态系统”

  1997年,湛江红树林保护区升格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作为我国大陆沿海重要的红树林自然保护区,其范围横跨四县(市)四区,总面积达2万多公顷。当时在国内,别说懂红树林保护,知道红树林的人,都少之又少。保护区急需人才。

  2001年,我国与荷兰合作开展红树林综合管理和沿海保护项目,湛江红树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也要与外国专家对接,工作人员要学习环保知识与理念,英语成了必备技能。于是,就有了张苇面试时的一幕。

  “我觉得自己做红树林保护,可能是注定的。”张苇说。1980年,张苇出生于贵阳的厂矿里,母亲希望她生命力顽强,取名芦苇的“苇”,“芦苇就生活在湿地,和红树林一样,落到哪里,就能够长在哪里。”

  在厂矿里长大,张苇从小对自然和植物有着天然的向往。到湛江工作后,张苇才第一次见到田里的稻谷长啥样。那时候,保护区人手少、任务重,她不仅要与外方对接汇报、独立开展调查研究项目,还与当地的老百姓经常打交道。那时,张苇经常很忐忑,“当时自己就是张白纸,刚开始很多事摸不着头脑。”

  一次,项目的荷兰负责人带队去野外调研,让张苇安排行程。调研队伍到达野外时才发现,海水还没退潮。一行人等了两个多小时才看到红树林。负责人跟张苇说,由于计划不足,大家耽误了两个小时,这两个小时本来可以充分利用,例如可以调研涨潮时的相关问题。一席话,让张苇意识到,列计划不仅意味着规划什么时间做什么事,还应该做好计划偏离时的应对方案,“这种工作理念给我的启发很大,一直影响着我”。

  张苇还时常向新来的年轻人讲一头牛的故事。刚工作没多久,张苇得到了赴外地一个保护区学习交流的机会。进入保护区,她看到那里养了一头牛。工作人员介绍说,养牛是为了控制一种野草的数量,不能让这种草生长过多。

  “那怎么不多养一只?牛也有个伴,不那么孤单。”本是开玩笑的话,但对方工作人员听了,非常严肃地说,他们计算过一头牛的食量和草的生长速度,养一头正好,如果多养一只,就会减少草量,进而影响到整个保护区生态系统的平衡。

  这让张苇心头一颤,原来,做生态保护工作必须非常精细,“我们守护的不仅是一片树木,还是整个生态系统。为了这片树,我们会考虑天上飞的、水里游的、海水盐度、外来物种等。各个群落就像齿轮,环环相扣,相互影响。”

  “数据需要多次对比,才能成为科研的依据”

  前辈们对红树林保护的敬畏之心,也深深影响着保护区的“90后”们。

  湛江红树林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处于国际候鸟迁徙的重要通道,是候鸟迁徙的中转站或者越冬地。何韬是一名“90后”小伙子。每逢休息日,何韬经常骑着小摩托,驮上设备,到几十公里外的滩涂边观鸟。当潮水逐渐退去,宽阔的滩涂露出,原本藏在树林里的水鸟,一拨拨出来觅食。他选好观测点,架起设备,全身心投入,一待就是一整天。

  “大自然让我感受到生命的活力。”何韬说,他每隔一两周来一次,这样的观鸟监测,自己已经坚持两年多。虽然年轻,但他已经是保护区鸟类观测的行家。大部分水鸟,一看外形,一听叫声,他就能分辨出来。“观鸟并不只是为了纯粹的欣赏,重要的是记录观测它的数量和种类。一次的数据远远不够,数据需要多次对比,才能成为科研的依据。”他说。

  如果观察到珍稀鸟类,何韬就很有成就感,“它们出现在保护区,说明环境越来越好了。”他介绍说,许多水鸟对环境的改变极为敏感,它们是反映环境变化的指示物种。之前观测到中华凤头燕鸥、勺嘴鹬等珍稀鸟种,他就开心了好一阵子。去年9月,他还作为青年代表,参加了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驻华代表处等机构主办的2019人与生物圈计划青年论坛,“通过国际层面的交流,我更加感受到工作责任重大。”

  何韬还是保护区有名的“技术能手”。操作高精度望远镜、无人机、监测仪等现代化器械,他得心应手。他说,“以前野外调研是坐船的,要等潮水变化,一圈下来,好几天就过去了。现在,运用无人机,能节省大量的人力和时间,而且也较少受天气限制,观测数据更多更全。”

  “每一代年轻人,都有新的保护方式”

  “红树林看着不红,为什么还叫红树林?”“它的树皮内,丹宁含量高,如果受伤了,伤口就会氧化变红。”

  “红树林有什么作用?”“它能保持水土,防风固沙,净化海水,落叶腐烂后,还会成为小鱼小虾的饲料。”

  漫步在保护区红树林宣教小道,张苇和她的师父陈粤超耐心地解答参访小朋友们的问题,一问一答间,传递着环保理念。离开时,孩子们主动地带走了垃圾。

  “生态保护,要让更多人参与进来。”“70后”陈粤超虽然年纪也不算大,但已经是保护区的一名“老资历”了,他原来在湛江市林业局任职,1999年被派到保护区工作。

  陈粤超来到保护区的时候,还是20岁出头的小伙子。21年来,他迎接了张苇、何韬这样一拨拨年轻人的到来,也亲眼见证了保护区发生的变化。

  他说,刚来时保护区周边的社区围塘养殖、围海造田,采海活动比较频繁。鱼类数量大幅减少,前来觅食的水鸟也缺少食物。陈粤超经常在野外巡查,看到有破坏行为,会立即上前劝阻,每天忙得昏天黑地,焦头烂额。

  在陈粤超等人的努力宣传下,村民们渐渐懂得:红树林不仅能够提供丰富的物产,更是一道生态屏障,在台风等自然灾害来临时,能有效地降低侵害。后来,“80后”张苇来到管理局,师徒二人决定让更多人参与红树林保护。他们创新宣教方法,与学校合作,编写课外教材,布置展览邀人参观,邀请社会大众做志愿者,“保护区面积大,还是开放式的,我们的保护,必须要化被动为主动,让大家共同参与。”

  何韬他们来了以后,高精度望远镜、无人机、监测仪等现代化装备发挥出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这让陈粤超很有感触,“我们做的事是让群众参与共同保护,从年轻人身上我看到,还要加入科技的力量,进一步提高工作效率。”

  从学习国外的环保技术,到完善保护区工作体系,再到向社会各界宣传环保理念……一拨又一拨的年轻人,就这样在红树林保护区扎根。“时代在变化,保护区里每一代年轻人,都有新的保护方式,但说到底,是想让这里越来越好,心愿啊,都是一样的。”陈粤超说。


  《 人民日报 》( 2020年01月23日 14 版)

延伸阅读

(责编:李枫、岳弘彬)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besthousephuket.com